分卷阅读169(第1/2页)

    江神医觉得莫名其妙,不屑就不屑吧,我还能去打他一顿不成。《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祝燕隐被噎住了,他循循善诱,大夫怎么好用武力比高低,难道不应该他说二十年,你说三十年,他说四十年,你说五十年。

    江胜临道:“你以为这是在竞价买宝?”祝二公子抱怨:“我倒是想竞价。”江胜临:“……”忘了你银子多。

    话本里毁天灭地的大魔头都是要活一千年的。晚上歇息的时候,祝燕隐盘腿坐在床上,双手挤住他的脸,搞激励教育,你看你长得这么凶,功夫又厉害,一定不能只活二十年,我们争取往三位数上靠。

    厉宫主表情稍微有些疑惑,因为他原本以为自己再活五十年就算与他白头了,怎么现在突然又变成了一百岁。一百岁,好长啊,他想起了武林中那些胡子长到腰的老头,实在是太长了。

    祝燕隐催促,你怎么不说话了?

    厉随从鼻子里挤出一个敷衍的“嗯”字。

    祝燕隐质问:“你不想和我一起长命百岁吗?”厉随皱着眉回答,我觉得一百年太长了,七八十差不多。《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但祝燕隐坚持要活到一百岁。

    于是两个人就因为意见不合,在床上打了起来,打情骂俏的那种打,祝二公子手脚并用气喘吁吁,厉宫主只用了一只手,或者说只用了三根手指头,就能把他按在床上不能动。

    祝燕隐趴着说:“九十岁,不能再少了!”厉随亲他的脖子:“好。”王太医开的药更加酸苦。

    他站在床边引用各种医书和病例分析,只要我们先如此这般,再这般如此,就能令厉宫主的旧伤不再累及心脉,只要心脉无损,那往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厉随抬头一饮而尽。

    站在旁边的江胜临:别人开的药你怎么就不叽叽歪歪嫌苦了?

    啊,好气。

    ……又过几日,各门派也陆续启程,率领弟子浩浩荡荡离开雪城。《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此番围剿魔教比想象中更加顺利,主要靠万仞宫,虽然厉宫主依旧一脸“我杀这天下”的冷酷气质,受伤亦不见半分可怜虚弱,反而更加狂躁凶残——主要体现在沧浪帮的谭少主跟个二愣子似的,曾经带着点心补品登门探望,结果被活活扔了出来,差点挂在了树上。

    谭疏秋:丢人。

    祝燕隐安慰他:“不丢人,你与明传兄合力杀了金蛤,江湖中人人皆知,那可是魔教护法,往后至少能吹十年。”谭疏秋抓紧时间邀请:“那祝兄将来愿意来沧浪帮一聚吗,我爹可以亲自下厨做鸭血粉丝汤。”祝燕隐拍拍他的肩膀:“再说再说。”在名剑门动身之前,兰西山特意设下宴席款待赵明传,以谢他一路带着祝燕隐找大夫、医脑疾。席间多番客气,倒叫赵明传受之有愧,连说自己除了帮忙牵线寻医之外,并没有额外照顾过什么——况且祝府的气派,哪个江湖门派能照顾得起?

    赵明传又补充:“倒是万仞宫的厉宫主,一直在照顾祝贤弟。”兰西山不动声色地问:“有多照顾?”赵明传答曰,同吃同住,同车同骑。

    兰西山摸着自己的小山羊胡子,隐隐开始焦虑了,主要体现在扯胡子的手法上,几乎将没剩几根都拽秃。

    而隔壁大外甥还在准备回王城过年的事,他不仅带上了厉随,还将整个万仞宫都捎上了,并且吩咐祝章,我记得咱们在王城景开街有一片大宅,你派人快马加鞭回去说一声,让他们尽快收拾出来,我要待客。

    忠诚的老管家:已经连景开街的大宅都想起来了吗?

    祝小穗则是充满希望地问自家公子,是不是在过年之后,厉宫主他们就要回西北了?

    祝燕隐看着天真无邪的小书童,捏捏他的脸,转身雪白雪白地飘走了。

    看起来好高深莫测。

    ……祝府与万仞宫离开雪原时,是一个大晴天。

    祝燕隐没有去焚火殿内看,厉随也没兴趣重返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