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2(第1/2页)

    墨蓝色的天正被烟花染成不同的颜色。《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厉随原本对此毫无兴趣,但见祝燕隐像是喜欢极了,反正自己没事可做,就也跟着他一起看,金色一串似蛟龙入云端,近得仿佛就在眼前。

    祝燕隐看了一会儿烟花,觉得怎么厉随都不说话了,于是又忍不住回头看他。

    一朵金红色的焰火忽而绽放天穹。

    厉随的眼底的光也跟着一起闪烁明灭。

    他的神情柔和放松,细看似乎还有一丝浅淡的笑意,整个人被暖黄的光晕笼着,侧脸从鼻梁到下巴,连成一道好看又温柔的弧线。

    下一朵烟花像湖中幽莲,造型独特。

    厉随评价:“这个——”祝燕隐突然拉住他的衣领,在唇上飞快亲了一口。

    厉随把视线收回来。

    祝燕隐将大半张脸都缩进披风,理不直但气很壮:“看我干嘛?”厉随没有废话,直接抱着他往宫外走。《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祝燕隐:这是不是不太好,我们还是得给表兄打个招呼,不然很没有礼数的。

    厉随飞身踏过柳梢,身影转瞬即逝。

    祝燕隐:好的呢,招呼明天再打也行,你功夫高,你说了算。

    身后是烈烈金红挂满整片天,像是所有云层都被火焰点燃。

    嗯,话本里的绝世魔头在带着心上人退场时,一般都这样。

    【正文完】第88章番外江南四月初的江南,细雨伴花香。

    整座柳城都被细蒙蒙的雾笼着,粼粼车轮碾碎寂静清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祝燕隐来不及等马车停稳,在巷子口就自己跳下来,高高兴兴一路往过跑。

    “大哥!”祝燕晖也是一早就来等了,此时看着全胳膊全腿的,活蹦乱跳的,还是和以前一样雪白蓬松的弟弟,悬在嗓子一年多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但紧接着,他就又看到了不远处的另一个人。《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一个黑衣黑发,正冷酷地骑在一匹黑色大马上的人,腰间还要挂一把黑漆漆的剑,风一吹,宽袖漫天飘,一股即将血洗全城的魔头气质顿时扑面而来……祝大少爷当场就扶住旁边的管家,微微一晕以示尊敬。

    祝燕隐安排厉随住在了自己院中,本来他还想将江神医和蓝姑娘一起请回家,但却遭到了两人婉拒,明面上的理由是住客栈更自在随意,私底下蓝烟是这么跟江胜临分析的:宫主这回好像自身难保,咱们还是离他远一点好,万一被赶出来呢。

    江胜临深以为然。

    至于祝府其他人,对厉随的态度基本是“虽然我们依然觉得江湖真的好野蛮啊打打杀杀脏兮兮的讨厌死了但既然这个天下第一是二少爷的朋友那就还是要以礼相待”这样子,总体来说比较友好。

    当天晚上,祝燕晖设下隆重的宴席,一来替祝燕隐接风,二来谢江胜临,三来也感激万仞宫这一路对祝燕隐的照顾——虽然大家其实都没搞清楚,为什么家里明明派出了那么庞大的一群人,到头来自家公子还靠别人照顾,但谁让先一步回来的祝欣欣说得那般铿锵坚定呢,所以还是要谢一下的。

    祝燕隐问:“你紧张吗?”厉随心不在焉扯他的头发玩:“什么?”“等会要和我的家人一起吃饭,你紧不紧张?”“不紧张。”然后在出门的时候,厉宫主就因为没想好要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而稍微踉跄了一下。

    不紧张。

    祝府平时设宴的规矩很多,但这回因为江胜临和厉随都是江湖人,所以祝大少爷特意吩咐,让所有人在席间轻松随意一些,不要说不该说的话,尤其注意不要一听到武林打杀就露出“啊,我要死了”的糟心表情。

    而蓝烟也提前叮嘱自家宫主,吃饭时要尽量表现出友好可亲的态度,不要一不耐烦就一脸“我要把你们都杀光”的表情。

    厉随从鼻子里挤出一个高冷的“嗯”。

    宴席准时开始。

    满屋子都是读书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