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8(第1/1页)

    燕隐在昏迷未醒的时候,听到身边的人在聊天,也不知是家中哪几个亲戚,对话基本是这样的——“那山里是不是有土匪啊,否则小隐怎么会伤得这么重?”“八成就是了。”“唉,真是可怜。”于是头受伤的祝燕隐也就跟着迷迷糊糊地想,哦,我遇到了土匪,我好可怜。

    厉随问:“既然早就想起来了,怎么不说?”祝燕隐回答:“因为丢人。”离家出走,腰里卷着一圈沉甸甸的宝石,上山挖坑想埋,结果一脚踩空,听起来完全没有“离家出走然后遇到土匪被打伤”来得合情合理——虽然后者也没好到哪里去吧,但至少不憨。

    厉随又问:“连我也不能说吗?”祝燕隐嘟囔:“最不能说的就是你。”谈恋爱就是这样啊,恨不能在对方眼里处处完美,这么蠢的事情怎么可能主动承认?

    厉随忍笑:“嗯。”祝燕隐强调:“那你要帮我保密。”厉随凑过去亲他:“好。”于是祝燕晖就被瞒了一辈子。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