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赠(请假)(第1/2页)

    苏梦早忘了刚才那最后一刻的恼怒不甘,撑起身痛快的呼了一口气,清俊灰眸中重新有了神采,再低头定睛一看:凌乱破碎堆着的道服里,少女闭着眼睛,衣服并未全褪,敞的大开,松松垮垮的挽在她两只手臂上。雪白如玉的身子上遍是吻痕,红斑点点,似雪地里含苞怒放的红梅。

    他心中激荡,指尖抚上爱怜的流连,却怎么揉弄仍觉不够,又低头去吻,迭着那梅花印记重重的吮,将闭着眼睛的人吮吸的颤起来。

    陈楚楚被他刚才最后那一阵捣的几乎昏死过去,他微凉的指尖抚上来,然后是热切的吻,她渐渐有了意识。

    可她睁眼却不见人,艰难的低头,看人正伏在自己身上为非作歹,不知为何,楚楚突如其来觉得生气。

    她扁扁嘴,毫不犹豫地哼了一声。

    苏梦听见冷哼一声反而莞尔,抬起头低声问她:“...怎么了?”

    陈楚楚一脸不爽的看着他,她很疼,他这么高兴做什么?!

    她吸了吸鼻子:“疼...”

    “活该!”苏梦挑着眉很高兴的说,又实在按耐不住,低头亲了她一口,“小可怜...”

    陈楚楚趁机抱住他脖子,不准他再吃她的身体,这动作近乎耍赖,苏梦却没有生气,任由她搂着,还在她脸上一下一下的啄她,陈楚楚躲了几下,身下压着的道袍散落,她光裸的身子贴上了底下的通铺,冷的“啊”了一声。

    苏梦搂着她的腰一翻身,将她抱了起来放在他身上趴着。

    陈楚楚好奇地伸手去摸通铺,奇怪的问道:“这通铺怎得突然变得冰凉?”

    “你猜..”为了抑制住他身上的体热,不至于他们行房时陈楚楚被烫到,他特意在通铺之上施了阵法。

    他并未多说,捉了在通铺上摸来摸去的小手,牵到唇边轻轻的咬她手指。

    陈楚楚这时忽然想起来了:“我的腰牌呢?”

    说到这个苏梦就想起刚才的不尽兴,顿时不高兴了,一伸手从通铺下那腰牌捞了上来,捏在手里冷声质问她:“这腰牌还有我重要么?”

    “没腰牌怎么在门派证明身份吖?”陈楚楚伸手要去抢。“和一个腰牌比较,幼稚不幼稚?”

    “不给。”苏梦手一翻就把腰牌收了,“这是我的了。”

    陈楚楚愣了。

    “...你要这干嘛?”她犹豫了半天,说:“我不会把你女扮男装是个变态的事说出去的。”

    苏梦嘴角一抽,懒得和她废话,从地上衣服里摸了一个腰牌出来,放到她手里说:“你拿我的腰牌,去管事处报备丢失。”

    冷冰冰的腰牌放在手上,陈楚楚不禁疑惑,为何要重新办过腰牌?

    “你的腰牌有其他人的印记。”苏梦指间摩挲她的那块腰牌,声音低低的。

    这么一说,陈楚楚倒是惊愣了下,由于之前还怀疑是他搞的鬼,现在倒是说不出话来了。

    “那这么说,已经有人盯上我了?”她紧皱眉头道。

    苏梦“嗯”了一声,低声告诉她:“实话跟你说吧,我不是人界的,我来此也是为了调查此事。先前,在妖界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我在想,这罪魁祸首是否是魔界中人。”

    说到这,他又从身上掏出一块令牌扔给她,“这是符妖令,是我最重要的东西,给你...当作..聘礼。”

    “聘礼”两字说得非常小声,小到陈楚楚压根没听见,她拍了拍手,拿出了先前问号君给她的五彩琉璃斗放至手上。

    “礼尚往来。”她笑道。

    见陈楚楚回赠物品,苏梦更是眉笑眼开,心里顿时舒畅无比,道:“符妖令只能由令主守护,我现在把它给了你,你从今以后就要一直待在我身边。”

    我把我生命守护的东西赠与你,从今往后,你与它共同由我守护。

    可陈楚楚却完全没有想到那头,只觉得接了个不该接的东西,这货变相圈住她啊!“我能不能不要了?”

    她眼睛睁得大大的,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