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前有失心疯,后有神经病(第1/2页)

    “安歌,到酒店了没?”

    “到了。”

    “看到人了没?”

    扫了眼四周从洋味浓重的人堆中看到了张整容过度的蛇精脸,随即勾唇,“看到了。”

    可真是再明显不过了。

    “去拖延时间。”

    “收到。”

    摘了帽子甩了甩头,一头堆云砌墨的大波浪像是海藻般倾泻到了身上,完美的盖住了耳朵里的无线耳机。

    “局长我有个疑问,既然要阻止查尔斯和这个人见面,为什么还要我去拖延这个蛇精脸?”突然一想,好像真的是多此一举。

    “查尔斯归乌贝托处理,这个人是国人归我们。”

    梁安歌啧声,明显不乐意了,“他怎么又掺和进来了。”

    “人是他手下的叛党,我们中国警方又没权利管,不交给他处理留着给我们当祸患?还有,千万记得别耍小聪明擅自行动,这个人身上不仅带着新型冰毒,还有枪。别看他长那样,身手可在你之上。自己机灵点,注意安全。”

    “知道啦。”拨弄着头发勾起一侧唇角,向着蛇精脸走过去。

    她倒要会会这个蛇精脸到底有多神通广大,让他们从中国追到了意大利。

    另一边同一个酒店的某个角落,一身剪裁得体的手工西装配上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坐在那里犹如一副精致的画像。

    “mo?”

    听到声音,画像从恍惚中回过神,抱歉道:“sorry”

    莫玦青今天是来和阿佐·阿梅利亚谈合作,阿佐·阿梅利亚是世界著名奢侈品品牌之一amore的创始人,主要是以珠宝配饰为主。如果这个合作谈成了,那就能顺利开通欧洲市场。

    他是抱着势必能拿下合同的决心来的,不过这个阿佐似乎不吃金钱或是长远发展规划这一套。

    “mo,在想什么那么出神?”

    “没…”话到嘴边,转念一想改了口,“看到amore这个词,突然想起了些旧事,不提也罢。”无奈一笑,真是让人看着心酸又无奈。

    “哦?方便跟我说说吗?”他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能因为这个词而想起的旧事,除了感情不可能有其他。

    莫玦青得逞的勾唇,眼里闪过了狡黠。

    阿佐是圈里出了名的痴情种,就连amore这个品牌名字也是为了他的妻子命名,amore在意大利语是“宝贝”的意思。

    “曾经有个女孩,她有一双清澈纯净的眼睛,笑起来像是天上的繁星误入了她的眼里,顾盼生辉、撩人心怀。她的笑容像糖果一样甜,她很任性却也善良,像是炸毛的小猫竖起了利爪,可每次都很有分寸。她会为了让你记住她,每次相见不厌其烦的送你一颗糖果,也不管你喜不喜欢,真是任性至极。”

    因为他说的实在是真情流露,阿佐都不忍打扰这份甜蜜。

    “那个糖果女孩,你一定很爱她。”

    莫玦青愣了几秒,苦涩一笑,“她走了。”

    “走了?”

    “是我把她气走的。”

    阿佐听后连连摇头叹息,“真是可惜了。”

    他回过神,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说了这么多。

    “她说如果有一天我能送她amore的雪之心就会原谅我,不过看来是没有机会了。”

    雪之心是amore办了四场设计大赛都没有寻到称心如意的作品的主题,今年冬季会举办第五场。

    “mo,你这样让我很怀疑故事的真实性,你也知道我很讨厌不真诚的人。”

    “阿佐先生,我们的品牌名是【theone】,aretheone。我不至于砸自己的招牌来骗合约,我是正经商人,不是诈欺犯。”

    阿佐怔怔看了他几秒,随后大笑,“好,我会考虑和theone的合作。过段时间也会亲自去贵公司验证,希望贵公司的设计师也不会让我失望。”

    莫玦青勾唇,笑得无比自信。虽然只是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