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化疗(第1/4页)

    莫玦青的手指动了动,艰难的微睁眼,干涩苍白的嘴唇动了动:“你说…什么?”

    激烈的呕吐与病症反应引起的发烧,已经烧得他的嗓子像是老人般沧桑沙哑。

    梁安歌并未听清楚他的话,起身走上前俯身,侧耳到他的唇边,问:“你说什么?”

    莫玦青闭上眼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润嗓,说:“刚刚…迷迷…糊糊,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仿佛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用尽全部力气,异常艰难。

    这回她终于听清楚他说了什么,转头看着闭着眼睛的人,不安的望着他:“阿玦,我们治病好不好?”

    莫玦青缓缓睁眼,但双眼凹陷、眼神无光,真的像是垂暮的老人般长叹了口气:“你…应该…也知道,没用…的。”

    梁安歌一直都知道他在自暴自弃,完全没有半点求生欲。

    她摸着他过分凹陷的脸颊,勉强扯出笑:“有用的,会有用的。我们治病,等病治好了以后小念上大学的时候,我们一起送他去,好吗?”

    莫玦青张了张口想说什么,最后只化作一声深深的叹息:“…好。”

    梁安歌安心一笑,额头抵着他的下巴,声音略哑:“谢谢。”

    他的双眼还是半垂的状态,其实他现在眼前是模糊的,全身已经痛到麻木。他伸手搭在她的背上,一下一下抚着安慰。

    虽然嘴上答应要治,但莫玦青早就清楚自己的病是没办法治好的,可她既然想他治,那他也没理由更不可能拒绝。

    他宁愿受着这份痛,也不想看她难过。

    对于早就放弃活着念头的人,治与不治只是取决于梁安歌的态度而已。

    只是我活着,你真的能开心吗?还是只是因为不忍,所以才想让我多活一段时间。

    他自欺欺人的想,如果是前者,该有多好。

    莫玦青闭上眼:算了,还是不要自作多情了,也不想我以前对歌儿做过多少罪孽深重的事,我没资格也不能活着。

    刚得到癌症初期确诊时,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放任病情恶化,为的就是以此减轻自身的罪孽。因为他想,或许这么做有可能在死后少下一层地狱,那他就可以更快的找到她。

    只是没想到,她竟然真的还活着,老天终究是开了一次眼。

    休息了几天,该来的还是来了,漫长又痛苦的化疗终于开始。

    化疗是不亚于胃癌发作的疼痛,而且化疗的阶段会出现很多不良反应。因为药物治疗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会造成很多白细胞的下降,会出现恶心、呕吐、脱发,甚至是身体局部地方的疼痛。

    这种疼痛是持续性不间断的,与胃癌发作时的疼痛又不一样,更像是钝刀杀人。

    化疗其实有可能会加快病情的进一步发展,但要想延长寿命就必须要接受放疗化疗等一系列的治疗过程。

    第一次开始化疗的时候,梁安歌通过病房外的玻璃窗亲眼目睹了全过程,由于莫玦青的肠胃吸收情况很差,只能住院进行静脉化疗。

    透过玻璃窗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莫玦青并没有痛苦的表情,可能也是这段时间的病发导致他的痛觉神经出现了麻木的状态,对于针扎的疼身体并没有过激的反应。

    莫玦青甚至平静到像是睡着了。

    梁安歌在病房外紧张的咬着手指看着接受化疗的人,每当针扎进他的皮肤时,她都觉得神经跟着一起跳。就像是扎在他身上的针,也狠狠扎进了她的身体。

    随着梁安歌提起的心,第一次化疗结束。

    医生走出病房看着坐立不安的人,说:“第一次静脉化疗结束,目前没有排斥现象。化疗过后的几天会慢慢出现不适的反应,但都是避免不了的。如果莫先生的疼痛反应严重,可以适当的服用止疼药,但是不能常吃,会有依赖性。”

    梁安歌看了眼闭着眼躺在病床上的人,担心的问:“他是晕过去了吗?”

    “没有,只是因为没有进食,所以累了。不用担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