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化疗(第2/4页)

莫先生现在住院,有情况的话可以随时找我。护士也会隔几个小时过来检查一下莫先生的状态,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我说这些只是想让您有个心里准备,并不是宣判结果。不到最后,一切都有可能出现转机,患者和家属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心态,良好积极的心态才是治病的关键。”

    医生也是担心梁安歌会在莫玦青出现化疗反应时崩溃,一旦家属的心态崩了,生病的患者很容易受到影响。

    静脉化疗是一周一次,每次化疗过后虽然会精疲力尽,但至少总吐血的情况得到了改善。脸色也稍微好了点,可能是因为脸浮肿的原因,但起码比之前脱相要好。

    只是每次躺病床上莫玦青都是侧躺着,化疗之后渐渐他就不再平躺了。

    半夜的时候,梁安歌觉得口渴便起来喝水,结果又看到他背对着自己侧躺着睡。

    怕晚上他突然难受,梁安歌特意买了盏小灯挂在厕所附近,刚好能照到病床,但也只是特别微弱的光,因为怕吵到他睡觉。

    绕着病床走到对面,想看看他睡得好不好。

    蹲下身双手搭在床上望着他,看到他的眼睫毛在微弱的灯光下拉下来好长的影子。

    曾经那么桀骜霸道的人,睡觉的时候总是一副乖孩子的乖顺模样,就像是耷拉下耳朵放下所有戒备的小狼。以前是,现在也是。

    从以前开始她就时常感叹,一个人在醒着和睡着的时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差,怪可爱的。

    梁安歌把下巴搁在手背上微微一笑,发现自己总是在想以前的事,而且基本都是开心快乐的记忆。

    正当她傻笑,原本睡着的人缓缓睁开眼,与她四目相对。

    梁安歌有些错愕:“怎么醒了?是我吵醒你的吗?”她怀疑是自己刚刚可能在不知不觉中笑出了声。

    莫玦青勾唇一笑:“没有,不怪你,是我一直没睡着。”

    听他这么一说,梁安歌突然挺直上身,担心道:“又难受了吗?”

    莫玦青摇摇头:“没有,别想太多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啊?”

    “我刚刚觉得口渴,起来喝水来着。然后看你一直维持着一个姿势,就想看看你睡得好不好,没想到你竟然又失眠了。”说着低下头。

    莫玦青微怔,至于自己为什么总是侧躺着,事实上是因为最近总感觉后背很疼,导致没办法正常平躺。

    莫玦青伸手摸着她的头发,虽然他的手上没什么肉,但手掌依旧宽大有力:“别想太多,早点睡觉,睡晚了对身体不好。”

    梁安歌抬头看着他,问:“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搭在她头上的手一顿,他有些回避:“我身上消毒水的味道很重,药味也浓,会熏到你的。”说着手移到她的脸上,轻轻摸着。

    他身上已经没有了以前的气味,现在剩下的只有难闻的消毒水味和反胃的药味。

    也不再寻求他的意见,脱下拖鞋掀起被子钻了进去,躺进了他的怀里。

    莫玦青僵硬着身体不敢动,怕自己一动,身上的味道会更重。

    “抱我。”她说。

    莫玦青无奈道:“歌儿…”

    “你不来,我来。”说罢抱着他细的有些过分的腰,往他怀里又钻了钻,这儿闻闻那儿闻闻。

    莫玦青顿时连呼吸都忘了,僵硬着身体不敢动。

    梁安歌抬头看着他的下颚:“明明没有味道,还是和以前一样啊。你是不是就是不想抱我,所以随便找了个借口糊弄我呢!”

    莫玦青低头看着她,急忙解释:“我没有!”

    “那你还不抱我。”

    莫玦青无奈的叹了口气,听话的把人抱进怀里:“我都嫌自己硌自己,被我抱着,不难受吗?”

    “不难受。”说罢赌气似的枕着他的胳膊。

    莫玦青一手摸着她的头发,一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哄她睡觉。

    梁安歌也学着他,拍着他的背,结果听到他闷哼一声。

    她敏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