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我就要死了啊(第1/4页)

    见完景云回来,梁安歌已经是三魂去了七魄,整个人都处于呆滞的状态。

    以前送走了爸妈、第一个孩子、哥哥,还有…第二个孩子,现在轮到景云了,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要轮到他了……?

    是不是我天生就是扫把星,不然我身边的人怎么一个个的都在离开。

    梁安歌六神无主的坐在长椅上发呆,想起景云说的,她只觉得一阵头疼。

    他没有放火烧梁家,他是无辜的,为什么现在才有人来告诉我这些?

    现在仔细想想,第二个孩子没能出世也不是他造成的,反而是我不顾自己的处境固执的要执行任务,所以孩子…才没保住。

    可我,都对他做了什么……?

    想来,我以后再难怀孕也是对我的惩罚,惩罚我的不珍惜,惩罚我的作。

    梁安歌伸手进包里本想拿纸巾,结果摸到了手串,拿出来一看是之前他送的南红玛瑙。

    她仔细打量着,发现竟和之前的手串从颜色到纹路都是一模一样的。

    他到底…找了多久,才找到这样连纹路都一模一样的玛瑙?

    原来这世上,真的会有可以复制的、一模一样的东西存在。

    梁安歌把手串戴到手腕上,格外小心的抚摸着。

    之前的手串断了两次,最后摔得粉碎,是不是预示的并不是我对他的死心,而是我们这段关系的误会重重、不可挽回?

    我当时太痛了,根本无暇仔细去想,只能把所有过错都推到了他的身上,连同我自己的错也一并加到了他的身上而给自己开脱。

    一个人在崩溃边缘挣扎徘徊时,总会把所有的过错顺水推舟的推到一个合理的人身上,而莫玦青本起先对她造成了伤害,所以自然而然的他就成了接受她所有愤恨与责怪的替罪羊。

    她当时的状况,如果不找一个人去恨,真的很难活下来。

    但现在真相大白之后,她觉得既愧疚又难过。当时怎么就没有相信他的解释呢?明明他已经一遍遍的耐着性子解释了,可我就是固执己见,不相信。

    以至于把他逼到了把自己折磨成癌症这样的重疾,为的就是想让我的心里好受些。

    我现在后悔、原谅,还来得及吗?

    她抱着手串,眼泪像是断了线般夺眶而出,渐渐地她哭的泣不成声,像是要把所有难过与愧疚都哭出来。

    回到医院,刚好碰上莫玦青做静脉化疗。

    此时的她心情复杂,根本不敢看他化疗的模样,因为愧疚。

    化疗过后,他的身上其他地方也开始出现淤青的症状,甚至给他梳头发的时候也会有大把的头发跟着梳子掉下来。

    刚开始的时候,梁安歌一度不能接受,看着莫玦青头上缺了一小片的头发,受打击的捂着嘴僵在原地。

    见她不动作,莫玦青微侧头,问:“有什么问题么?”

    梁安歌的双眸因震惊而微颤,艰难的做了下吞咽的动作放下捂着嘴的手,佯装镇定:“…没什么问题!”说罢把梳子上的头发弄下来放进了衣服口袋,放下梳子改用手整理头发。

    然而手碰到的地方还是会有头发掉下来,一掌长度的头发像是黑线般缠绕在手指上,梁安歌瞬间红了眼眶。

    “后背…还疼吗?”

    “好多了。”

    “其他地方呢?其他地方有没有淤青?”她想分散些注意,因为这一幕太让她难受,难受到呼吸不畅。

    莫玦青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犹豫了那么几秒,回:“都是小问题,不疼。”

    想到之前后背淤青,轻轻一碰都疼的冷汗直流,心疼的嘟囔:“怎么可能不疼呢……”

    “我不是说过吗?我的痛觉已经变得麻木,这点疼痛是感觉不出来的,除非发病。所以别太担心,真的不疼。”

    “你总是喜欢说安慰我的话糊弄我。”

    莫玦青轻笑了声:“我怎么敢糊弄你啊,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梁安歌把手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