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我们,结婚(第1/4页)

    梁安歌闭上眼双手合十,额头抵着手指祈祷,说是祈祷更多的是她不敢看病房里面的场景。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了门关上的声音,很轻,但她还是结实的吓了一跳。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梁安歌转头看到主治医生走了过来。

    “抢救及时,心跳回来了。”

    梁安歌听罢,这才狠狠松了口气,脱力的扶着旁边的墙平稳着呼吸。

    待呼吸稳定下来,转头透过玻璃窗看到心电图上又有了波动,虽然不幅度不大,但他的心脏还在跳动。

    一切都还有希望。

    莫玦青一脚踏入掉进了水里,梁安歌走后的那三年里他学会了游泳,所以这次他没有像那次那样束手无策,而是灵活的摆动着身体在水里游着,试图寻找出口。

    然而游了很久,周围还是一片昏暗,甚至连水底生物都没见到一个,他渐渐感觉胸腔内的空气在流逝,窒息感扑面而来。

    这时他好像又听到有人在喊自己,随后从水面伸进来一双大手,在他疑惑之际直接拎着他的衣领拽出水面。

    浮出水面,莫玦青止不住的咳嗽着,刚刚那么一拽让他呛进去了一点水。

    等到他咳完,才有时间打量四周,发现这个地方有些熟悉,但就是不太能想起来是哪儿。

    隐约能看到墙上挂着的巨大相框里的照片,他起身走过去像看清楚,等到走近一看照片上的人竟然是自己父亲和安珺。

    莫霆勾唇浅笑着,眼里满是温柔的望着身边人,然而安珺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冷漠至极。

    这里…是他们的房间。

    我怎么会在这儿?房子不是早就没了吗?

    “醒了。”

    听到声音转身,看到了依旧年轻帅气的莫霆,莫玦青的瞳孔因震惊瞬间放大。

    两父子长得很相似,尤其都有着一双漂亮的青瓷色眼瞳。

    莫玦青不可置信的唤出声:“父亲…?”

    莫霆慈爱一笑:“阿玦,没想到你现在都已经长成了帅气的大人模样,我很欣慰。”

    “我怎么会在这儿?房子不是早就已经没了吗?还有,父亲您不是…”现在这一切都让他很震惊,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

    等到稍微镇定下来,猛然回过神:“难道我已经死了吗?!”

    莫霆摇摇头,笑着回:“你没有死,但我确实已经死了。”

    “那我怎么会在这儿?我在做梦吗?”但说起做梦也不太现实,毕竟从莫霆去世到现在,一次都没有出现在他的梦里。

    莫霆走到沙发上坐下,招呼莫玦青也过来坐下,说:“也可以说是梦,但确切的说这里应该算是阴间。”

    莫玦青似懂非懂:“所以刚才那些穿着白色衣服排着队去向某处的人群,都是亡灵吗?”而我也是其中之一。

    莫霆举起咖啡杯优雅的小口喝了口,说:“那些灵魂在走奈何桥,排队喝孟婆汤。”

    “那水里的那双手,是父亲您的吗?”

    “嗯。原本我不应该插手,但是总有道颤抖的声音一遍遍的乞求我的帮助,让我把你带回她的身边。那个女孩你认识吗?她叫梁安歌。”若不是执念太深,梁安歌的声音不会传到莫霆的耳朵里。

    听到梁安歌的名字,莫玦青的记忆瞬间被掰回原位,他才记起自己进了手术室,然后再有意识的时候是在过奈何桥,而那道呼唤他的声音也是梁安歌的。

    莫霆见他的脸上有了除冷漠以外的其他表情,有些震惊,但很快反应过来:“我们阿玦跟以前比起来,变得开朗爱说话了,是因为遇到了那个善良的女孩子吗?那道求我地声音,也是那个女孩子吧。”

    莫玦青点点头:“是她,她是我的妻子,我很爱她。”

    梁安歌对他的影响和改变确实很大,这个他不否认,也多亏了她,他现在才不会像以前那样病态自闭。

    如果照以前的性格发展,他可能真的会变成痛恨母亲的变态杀人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