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参了毒的花(第2/4页)

码要吃五六顿,一顿吃的也得很少,不然对肠道有很大的负荷和伤害。

    众所周知,医院的饭…还是挺难吃的,虽然莫玦青现在病了,但嘴巴还是像以前一样挑,所以每次护士把食物拿过来,他基本只喝水不动食物。

    梁安歌一看,这样怎么能行,病从口入,这现在病才刚有了起色,怎么着也得好吃好喝的养着。所以自那时候开始,梁安歌就开始家里医院两头跑,从家里熬完粥带到医院。

    莫玦青看着碗里的粥,心疼她两边跑会累,说:“我吃医院的就行,你别总跑来跑去,多辛苦。”

    梁安歌耸耸肩,轻松道:“我不累啊,我都是开车来回的,不用我走路。”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整天准备食物过来,很容易疲劳。而且你的身体也不好,这么累着生病了怎么办?”他是担心的,为了照顾他,她病倒了怎么办?

    “哎呀,你就是想太多了,我哪有那么容易生病啊。如果累的话我会调节的,毕竟我还得照顾你呢,是不是?别担心啦。啊对了!”说着从包里拿出杯子:“这个是我榨的牛油果,医生说对你身体的恢复好。等过两个小时后喝,这个有饱腹感的。”

    莫玦青看着瓶子里装着的绿油油的东西,问:“你从哪儿弄到的牛油果?”

    “在水果超市买的啊,我最近在研究食谱呢。放心,不会毒死你的。”梁安歌半开玩笑的说。

    “你啊,就知道开玩笑。”

    梁安歌勾唇一笑,没有再说话。

    莫玦青从枕头底下拿出手串,说:“手给我。”

    “干嘛?”虽疑惑,但还是乖乖把手交了出去。

    莫玦青把手串戴到她的手腕上:“本来就是送你的,怎么能放在我这里。”

    梁安歌想抽回手,但被莫玦青紧紧抓住:“可是,它会保你平安啊。”

    “这个南红玛瑙是保你的平安,我现在已经醒了,就要物归原主。而且我命大,不需要。”

    “我都死过两次还没死成,命可硬着呢。”

    莫玦青轻笑了声,点了点她的额头,说:“你还把它当成骄傲了?我说的保平安不仅是保生命安全,还有小病小灾和小磕小碰。”

    梁安歌举起手打量着手串,最后嘴一抿,说:“好吧,那我就收下了。”

    莫玦青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擦了擦嘴:“歌儿,我吃不下了,先放着我待会儿再吃。”

    “放着就凉了,没关系我们不吃了。”说着要把小碗和勺子收走。

    莫玦青赶紧护住,生怕她把粥扔了:“扔了多可惜!你辛辛苦苦的熬的呢。”

    梁安歌无奈:“虽然我很高兴你这么在乎我,但是保温杯里还有很多呢,到时候想吃了就从保温杯里倒,吃热乎的才可以。而且我熬了好多的,如果不吃,不也是浪费啊。”说着哄孩子似的拿开他的胳膊:“我先把碗和勺子收了,我们过会儿出去散步,等饿了再回来吃。”

    “也是…”莫玦青有些迟疑,好像她说的是那么个道理,随即把胳膊收回来。

    梁安歌挑眉,在心里叹了口气:生了场病,做了个手术,把智商也还回去了吗?以前那么精明,现在怎么越看越觉得不太聪明的样子。看来得多煲点补脑子的汤给他喝,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补脑的来着?猪脑…补不补脑?有时间得查一查了。

    吃完粥过了十多分钟,梁安歌和莫玦青从病房出来去花园散步消食。

    慢悠悠的刚走到花园,碰上了许久未见的易修远正准备离开花园。

    “修远?”莫玦青叫住魂不守舍的人。

    易修远听到声音看过去,发现了莫玦青和梁安歌:“是你们啊。”

    他的回答没有灵魂,应该说是他这个人魂不守舍。

    “修远,你怎么了?”莫玦青问。

    现在的莫玦青气色比之前好了很多,之前没有严重脱相,所以易修远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发现他的身体状态。

    “…我没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