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从的目的(第1/2页)

    江采竹说完了过去的那些事以后,再结合预言战争实录里的内容,之后的事情纪新秋已经可以推测出来了。江采竹变成了江采芙长眠在舱中,江采芙变成了江采竹参军,在累积了大量的对战经验后化名为兰泽成立了人类游击队“旧乡流星”,而江薇薇化名成柔止以兰泽妻子的身份跟随妹妹一起对抗亚人势力,直到他们两个双双被俘身死。

    纪新秋好久没说话,江采竹忍不住去看她,女孩皱着眉头,嫣红的双唇抿成一条直线。她初看到预言实录中内容时表现出来的慌乱和震惊,比江采竹想象中的消失的快些。

    恍恍惚惚间江采竹想起第一次见到纪新秋的那天,她站在江薇薇的身边,笑起来温温柔柔的,有一股令人想要亲近的知性感。明明要比江薇薇的身子娇小一点,却让人感觉她和江薇薇之间是纪新秋更加年长。

    “你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

    江采竹没想到纪新秋第一句说出来的话竟是关心他的身体,一时间有些诧异。

    “……身体已经没事了,他们给了我注射了治愈身体的疫苗。”这个‘他们’指的自然是亚人,想到自己是因为亚人的科技才能健康的生活,江采竹微微偏开了头。

    虽然战争整整延续了叁十年,人类过往的科技和医学成果却没有被毁灭,亚人们不是以粗暴的方式掠夺星球,而是全盘接收了原本人类社会已存在的实体和非物质成果,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使用在新的社会里。如今,亚人社会的科技程度和医学技术已经有了质的飞跃,如果当年不是亚人没有基因改革,人类社会能取得的科技成就不一定有现在高。在江采竹的漂流舱被挖掘出来之后,亚人轻轻松松用简单的疫苗就治愈了他孱弱的身子,让他如今和正常人的身体一样,再不会时时高烧不退。

    “所以……亚人他们,知道你是男人?”既然已经治愈了江采竹的身体,没理由还未发现江采竹的男性身份。虽然自己苏醒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学校的医务室,但是按常理推断,每一个出舱的漂流少女都应该经过了身体检查才对。

    “是啊。”江采竹嘲弄的扯了扯嘴角“当时发现我的亚人军队依旧让我以女性的身份进入了学校,学校的高层大概也知道吧,只不过普通学生不知道。”

    纪新秋心里想,亚人可能并不在乎人类的性别,即使没有办法繁育,长得好看的人类本身就是他们社会里的稀缺品。

    “我以为……你会更关心姐姐一点。”江采竹忍不住说到,纪新秋未免接受的太快了些,他本以为纪新秋会为江薇薇多流几滴眼泪。

    纪新秋先是低头沉默了一会,再抬起头看江采竹的时候,笑的有些哀伤,但双眸闪着坚定的光。

    “微微她们是英雄,她们本可以放下国仇家恨走更安稳的路,但是他们选择了对抗亚人。我为她骄傲,英雄不需要我的泪水祭奠。”纪新秋深信,如果自己和薇薇的立场互换,她不一定能做的如微微一样好。“我为她骄傲。”

    江采竹心头一震,自知道姐姐们惨死之后,他不只是不断地想象着她们死前收到的屈辱和折磨,只恨的双眼充血,却好像从没有想过,他的两位姐姐也许从不后悔献出生命的一切去对抗亚人。

    他离开姐姐们太久太久了,那些他沉睡日子里江采薇和江采芙的人生发生的事情他能从历史书籍里去了解,但是她们心里的想法不会被书籍记录下来。或许她们在死亡之前内心萦绕着的感情,除了恐惧和痛苦以外,还有更多杀身成仁的壮哉志气。

    所以江采芙才会在被俘之后依旧笑的那样张狂不羁,仿佛根本没有到了绝路一般。

    江采竹的鼻子陡然一酸,他忙低下头掩饰住了自己的失态,他的长发垂在耳边将眼睑都遮住。

    “……谢谢你,纪新秋……谢谢你。”他用很小很小的声音呢喃着。

    纪新秋不是很明白江采竹在谢她什么,她望着垂头的江采竹问道:“所以,你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江采竹敛了情绪,又有几分恢复成冷漠的姿态,他说:“能有什么打算呢?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