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谊会(中)(第1/3页)

    人类姑娘全数入了宴会场,闪烁着璀璨光芒的顶灯瞬间将大厅照的亮堂无比,瞬间的光差让纪新秋不由的皱眉抬手挡了挡眼睛。

    明亮的光线也让纪新秋看清了适才隐藏在黑暗中的亚人青年们,他们身上的服饰叫她猛地苍白了脸颊。

    是军服。

    和那个狼人一样的军服。

    亚人社会尚武,被认定为佼佼者的参与者们许多都是亚人军官。军人的正装就是他们的军服,禁欲系的黑色戎装上,整齐的排扣泛着冷冽的光,皮质的腰带勾勒出男性气息浓厚的腰线。他们身姿笔挺,端着红酒的姿势也像端枪一样。

    纪新秋脸色苍白的向后退了几步,手臂突然被一股力量蛮横地拉了过去,男性冰冷的手指在女性洁白的的手臂上无礼的按压了几下。

    “你干什么!”纪新秋反应过来后立即抽出了自己的手臂,惊愕的瞪着穆琉。

    “前臂的骨头还没全部愈合,照正常的恢复速度来推断,你一定没有静养。”身材欣长的羊人丝毫不觉尴尬的将手插回了白大褂的口袋,他的声音很清润,带着点慵懒。

    会场里的亚人青年们看见穆琉和人类女孩攀谈,惊讶之余也停下了接近纪新秋的脚步。

    穆琉在他们圈子里是个比较奇怪的人,他出生显贵,家从预言战争时期起就是亚人军在科技武器研究方面的主力,整个氏族都是自上而下的科派。穆琉是新兴一代里最有才华的新贵,在机械和生物领域可谓神来之手,年纪轻轻就凭借过人的科研能力跻身于帝国科研顶层。

    他平日里待人接物在礼节方面无可挑剔,却是个孤僻性格。即便笑脸迎人也带着点疏离,除却公务以外甚少与人来往。除此之外,在场所有的亚人都知道穆琉对人类无甚兴趣,虽然他场场交谊会都出席,但从未接近过任何一名人类少女,曾经有看中他俊秀脸庞上前主动攀谈的少女也被他绵里含针的讽刺走了。

    本来事物有人喜爱就有人不喜本是一件正常的事,就像人类里有狂热的亚人爱好者,也有极端的亚人厌恶者。但是亚人不一样,亚人无法克制对人类的情欲是刻在基因本能里的,能在满是人类女性的会场里毫无动静,甚至对主动示好的人类女性都不起反应,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亚人柳下惠,而是生理上有问题了。

    如今市面上副作用极小的发情抑制剂大大延长了新一代亚人的寿命,这跨时代的改良就是穆琉的成果,他们私底下猜测穆琉可能在研究过程中把自己当实验品吃坏了。所以贵族圈子里大家都带着点同情默认了穆琉“不行”了。

    如今“不行”的穆琉突然有点行了的迹象,让从小一个圈子里长大的氏族子弟们不由得升起了人道主义的感叹。

    纪新秋戒备的护着手臂,眼前的亚人穿着像医生一样的白大褂,一眼就看出她了手臂近期受伤过,声音也让人觉得有些不安的熟悉。

    “你看起来很适应我们的社会呢。”羊人扬起微笑的纤薄嘴唇载着满满恶意,他的手指轻轻点了点自己右下臂内测。“注射了滞红针,以后再被人侵犯就不能借着月事逃过一劫了呢。”

    纪新秋右下臂的部分有一个小小的红点,这是注射过滞红针留下的印记。在亚人中间有部分亚人女性和人类一样会来月经,大大影响生产力和生活便利程度,滞红针就是亚人针对月经研制出来的便利药剂。它免除了雌性每月子宫内膜剥落导致的出血现象,也避免了人类每月有一周无法受孕的情况,所以学校一直给所有人类女性学生长期注射。

    穆琉的话像重锤一样让纪新秋脑子里嗡嗡作响,她瞬间想起了这个声音为何会让她感觉熟悉。

    在被狼人施暴的当天,确实有个轻飘飘的声音在边上阻止过苍胤,因为苍胤给的刺激太过强烈,她不记得在场的其他人都长什么模样,却对这个声音有印象。这个声音显然就是眼前这个盘羊亚人的。

    既然他在这里,那个家伙会不会也在这里?

    纪新秋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她缩起了身子就要往角落里藏,同时眼神快速的在会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