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谊会(下)(第1/3页)

    纪新秋的运动神经不差,但是协调性却不好,加上上课时漫不经心,曾把那位优雅的斯芬克斯猫种老师气得在课上对她哈气。圆舞曲舞步本是最基础的舞蹈,但是她一分钟内已经踩了舞伴七次脚,饶是她脸皮再厚也不由得生出一点愧疚。

    被踩了七次脚的舞伴用浅红色的眼睛瞄了一眼纪新秋就快速的低下了头,他想着自己大概是又被欺负了,却抿着嘴什么也没抱怨,甚至呼痛的声音都没有发出。亚人的沉默让纪新秋更加不好意思,她抬头正眼看了一眼被自己随手拉近舞池的亚人,满目的雪白晃了她的眼睛。

    “是你?”她不禁脱口而出。

    弥亚仿佛被吓到一样缩了一下身子,又被纪新秋不小心踩了一脚。

    那位被纪新秋随手拉下舞池的亚人显然就是之前在食堂里纪新秋见过的那只,他肤白如雪,巴掌大的脸蛋小小一张,通体毛发都是白色的,卷翘的睫毛就像落了霜的针叶。长长的兔子耳朵布满白色的绒毛,内耳的皮肤粉得透明,甚至能看到皮肤下浅浅的血管。刘海微微挡住了眼睛,大大颗的浅红眼瞳缀在眼眶里,令人望之生怜。看起来好似不是活物,而是尊白色的瓷娃娃,极端能勾起别人的恻隐之心和施虐欲。

    “你认识我吗?”弥亚面色煞白,心脏像打鼓一样咚咚跳着,纪新秋从楼梯上下来时他就认出这个人类女孩了。那天在食堂他隔着玻璃窗见过这个黑发的人类女孩,还是在那样狼狈不堪的情景下。即使知道人类没办法透过食堂的墙看到他们那边,但是想到自己被迫对着纪新秋……弥亚连正眼看她都觉得尴尬。

    纪新秋强硬的拉他进舞池,他本是想拒绝的。但是女孩子香香软软的手牵上来,他鬼迷心窍的没有躲开。

    纪新秋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她们在学校里本该没有任何渠道见到亚人学生的,普通人类看不穿亚人设置的特殊墙壁。

    “哦,是我认错人了。”纪新秋赶紧扯开了话题,“抱歉啊,我不大会跳,踩痛你了吧?”

    弥亚愣了愣,在他的记忆里,他很少得到他人的善意,不论是亚人还是人类的。他并非第一次参加交谊会,但是甚少有女孩子青睐他。人类女孩们有自己的信息交流渠道,都知道他不是出生在什么显赫家族,不过继承了逝去哥哥的功勋而已。所有的参会者里,可能只有他这么一只弱小的兔子。

    所以纪新秋屡屡踩在他皮鞋之上的行为,一开始被他解读成了羞辱。毕竟谁能想到a级的人类新娘连圆舞曲的舞步都跳不好呢?被看不起,被欺负和羞辱,弥亚已经过于熟悉这样的日子了。

    但眼前面颊微红的黑发少女满脸不好意思的对他道歉,那神色看起来确实不像是作弄。一时间接受道歉的人比道歉的人还要惶恐。

    于是弥亚苍白的脸上有了些血色,他腼腆的对纪新秋弯着眼睛笑了一下。他连笑起来的幅度也是克制的,叫他看起来免不了有些忧郁。

    兔子亚人大多都温和无害,长着一张楚楚可怜的脸蛋。在人类还是社会主宰的时候,地位低下的亚人为了解决性需求,多会和人类家庭绑定关系,那关系既不是家人,也没有性伴侣那样的平等地位,大概处于宠物和玩物之间。而兔子和狗种族的亚人就因为温和亲人,最常常被人类家庭接纳,那只和纪新秋父母交媾的黑兔亚人也是这样的身份,即使纪新秋极其厌恶那只黑兔,也不得不承认他不发情的时候看起来确实温柔可亲、绅士体贴。

    “那……我帮你数拍子,可以吗?”兔子亚人小小声的说着,就像怕被拒绝一样。纪新秋侧目瞄了远处的穆琉一眼,对弥亚点了点头。

    偌大的舞厅里,一对舞伴脱离了音乐的节奏,动作慢了下来。弥亚为纪新秋数起了拍子,轻声指引着她下一步该放在哪里。

    在场的亚人看人类的目光都带着化不开的侵略性,弥亚忧郁的眼神里却没有那样化不开的欲求,看纪新秋的眼神也不像在看一个交配对象。他教她跳舞,就像是教同班同学做数学题一样耐心专注,这让纪新秋觉得舒服,面色也柔和许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