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患(第1/2页)

    纪新秋余光里瞥见穆琉离开了,转头看着羊人离去的背影微微松了一口气,而注意力一分散,高跟鞋踩着地毯滑了一下。

    她失声叫了一声,整个身子向后仰倒而去。弥亚想也没想,眼疾手快的抱住纪新秋的腰,把她带进怀里转了个身,一时间两个人跌坐一团,纪新秋的鞋子也飞上了天。

    两人狼狈的样子激起宴会厅里的一阵笑声,纪新秋扶着额头抬起上身,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趴伏在了弥亚身上,手底压着他柔软的胸膛,倒是一点儿也没伤到。

    弥亚摔的更狠,他垫在纪新秋得身下,承受了更多的力,现在整个尾椎骨都发麻了。不过比起身体的疼痛,他更觉大厅里得笑声刺得他脸上发烧。他长长的白耳朵垂了下来,身子也不由自主的缩起来,眼眶微微发红,要哭了一般对纪新秋开口“对不起…都是我害你…”害你被人笑了。

    纪新秋被他突如其来得道歉噎了一下,这家伙什么事情都怪到自己头上的性格不被人欺负才有鬼了,叫人看了怪来气的。但是他刚刚又确实用身体保护了自己,让她有些微妙的感动。她翻了个白眼伸出手指在弥亚的脑门上狠狠弹了一下,“傻子啊,我害你摔跤,你还和我道歉。”

    她利落的爬起身,站起来的脚步有点趔趄,一跳一跳的跳到自己飞出去的鞋子边上把鞋子捡了起来。语气不善的冲围观的人呛声:“看什么看,没见过人摔倒吗?”

    横竖她没有想和亚人结婚的想法,这些个亚人怎么看她她都无所谓,昂贵的高跟鞋金贵的不堪一摔,这会根已经摇摇欲坠,她干脆把另一只鞋的跟也掰折了,一双高跟变成了小低跟。

    穿上折了跟的鞋子,纪新秋在地板上点了点脚尖,叹了一声果然还是这样舒服。

    “你还想在地上坐多久啊?”纪新秋见弥亚呆呆看着她一直没起身,有些紧张的凑近他“你不会是尾椎骨摔裂了吧?要不要紧,痛不痛啊?”

    她今天踩的人家七荤八素,把人家的皮鞋踩得都是白印子,要是还害他摔个半身不遂,那她罪过就太大了。

    少女脸上真诚的担忧叫弥亚感觉自己脑子好像在云端里一样飘飘然,他怔怔的看着纪新秋小巧嘴巴一开一合,鼻腔里泛起辛辣的酸气,竟然流了泪下来。他觉得自己这么哭丢人,慌乱的用手背去揩,但是却揩越多,让他羞得想死,干脆捂住了脸。

    从出生起他一天也没感受过被爱,没有感受过被在乎。所有人只关注他优秀的哥哥,哥哥死后,母亲甚至当着他的面说“死的要是你就好了”。他很无能,这一点他是知道的,一直以来他也不过想默不作声的过自己透明人一样的日子。但哥哥一朝身死,因为出色的战功而留下了爵位袭于他。接踵而来的是其他人的眼红和欺辱,他们嫉恨他不劳而获的好处,却没有人问过他是不是愿意。他知道自己的参会资格名不正言不顺,人类女性也看不起他,得到一位人类新娘这件事情,他知道自己不配,也从来不抱希望。

    卑微的兔子,第一次感受到他人的温暖,而且还是来自一位人类女孩的。这刺激有些过大了,叫他一下子精神上有些承受不来。

    纪新秋见他突然哭个不停,只以为他是真的撞的太疼了,慌慌张张的要喊人找医生,却被抽噎着的弥亚拉住了手腕。

    那白发少年脸上湿哒哒的,眼睛被水浸润的像一汪红色的湖水。“纪……纪小姐,我很没用的。”

    “我的家族一点也不显赫,也没有很多的财产。”纪新秋是他见过最好的女孩,弥亚不想骗她“我继承了兄长的爵位,但是也不过能参加d级的交谊会,我根本不是a级。”

    交谊会里女孩选择跳舞的对象一般就是本场她最心仪的人选,弥亚以为纪新秋是对他有意思的。但是他是今天来的路上被人换了入场券,才会在a级会场的。他参加过许多次交谊会,但是从来没有想过真正能娶一位人类新娘回家,他遇见过的人类女孩都对他不感兴趣,他并不难过,因为他觉得自己本就配不上这些珍贵的人类女孩。

    第一次有人类女孩表现出了对他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