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患(第2/2页)

兴趣,他不敢觉得幸福,只觉得恐慌,怕耽误了人家的美好未来。

    “我配不上你,我…我又笨又蠢,弱小无能,又卑劣又低贱毫无未来……我不过是投机取巧……我…”

    弥亚语无伦次的把平日里别人攻击他的话都翻出来说,说的自己心脏像被凌迟一样。“兔子…兔子总是不行的,我是兔子里最不行的那个……”

    颤颤巍巍的白色耳朵越来越下,清秀精致的少年眼看着变成垂耳兔了。

    纪新秋倒是无所谓弥亚是什么级别,毕竟她自己这个a级也来的莫名其妙,她对弥亚这样贬低自己的行为感到无语。看似科学技术极其先进的亚人社会,却根深蒂固的保留了弱肉强食的野性本能,要比从前人类社会某些大国的种族矛盾还畸形。她以前讨厌亚人,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亚人自己都不把自己当人,自轻自贱任人宰割。

    她一直以来没办法把那样肖似人类的物种当作低一等的生物。她也曾经想过,如果亚人不是那样随时随地发情,如果人类以另一种方式接受这样的新生种族,人类和亚人能够融合在一起和谐的相处,那么就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局面。

    “你哪里不行?”纪新秋蹲下托着腮问他。“你是缺了胳膊少了腿,还是智力低下数不清一二叁?”

    弥亚眨巴眨巴眼睛,一时间语塞,表情呆滞中带着点纯良天真。

    纪新秋没忍住伸出手揉了一把他的白色耳朵。

    “别看不起自己了。你哪个战功显赫足以袭爵给你的哥哥难道不是兔子吗?”

    哥哥并不是战功显赫,而是意外帮上将挡了刀而死,才被追封了赫名,弥亚看了纪新秋一眼,没有解释。少女有些冰凉的手在他敏感的耳朵上轻轻揉捻,叫他红了面颊。

    “这个会场这么多亚人里,我只不讨厌你。”毕竟只有弥亚看起来眼神纯良不带欲望,像个能平等交流的对象。

    弥亚低下头思索了很久,再抬起头的时候目光直直的看着纪新秋,像被蛊惑了一样喃喃低语k:“纪小姐,你觉得我真的可以吗?”

    “嗯?可以啊,你一点不比别人差。”纪新秋爽快地拍了拍弥亚的肩膀,觉得自己的心灵鸡汤鼓舞到一位迷茫的少年,实在不失为一件善事。

    纪新秋显然把弥亚的忧郁眼光解读成了他对人类女孩没有欲望,没有感觉出小兔子语言中那丝诡异的狂热,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兔子亚人的心里埋下了一颗含苞待放的黑色果实,打开了一把不应该打开的锁。

    弥亚眉间总是带着的许多年的阴霾突然散去,他灿烂笑容让整个人都变得阳光起来。

    交谊会落下帷幕,弥亚临走前目光依依不舍的对纪新秋留下了一句话。

    “请您等着我,我会走到您看得到的地方的。”

    这让纪新秋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她没有细想,很礼貌的和弥亚道别了。

    交谊会结束后她的手环弹出了光屏让她选择本场的心仪对象,光屏上出现了今天参加交谊会所有亚人青年的图像和对应姓名,图像都是当天入场的时候采集的,以便让人类好认出。她先是一眼看到了那个令人不快的盘羊亚人,皱着眉头留意了一下他的名字,然后下滑随手选择了弥亚的图像。

    反正横竖一定是要选择一位的,只要不连续选择同一位叁次就行了。

    司首丘告诉过她,在交谊会上人类新娘和青年亚人要是连续互相选择了叁次,就会默认结为伴侣。人类学生会开始准备毕业,然后离开学校嫁入亚人的家族。

    原来那只小兔子的名字叫苍胤啊……倒是个和长相很不符合的名字。

    她这么想着。

    然后兔子就下线一段时间了:p

    狗男人该上线了